教练在车里嘛

驾校教练坐在车内指挥着美女学员倒车,美女倒车突然压线,教练生气的训叱:”你怎么又压线了呢?你看着点呀,头上长着两个电灯泡咋不亮了呢?”
美女听了不乐意的盯着教练,教练又训叱道:”盯着我看啥,看反光镜啊。”
美女看着反光镜倒车,一松离合,油门没跟上,车熄火了,教练生气的说:”怎么又熄火了,我们村得了脑血栓的二大爷也比你的腿好使。再来一遍,打火,打火呀。”
“你不会好好说话呀。”美女被教练训的火气上窜,继续说:”你早上吃粑粑了,你没听说过,没有笨学生,只有坏老师,怎么,我拿学费来是听你吼我的,分不出大小王,说白了你就是来为我服务的,你肚脐眼长后背上,反了你了。”
“不是,你……”
“你怎么你,没人惯你臭毛病。”美女打断教练说话。
“没想到你脾气还挺大的,消消气。”教练被美女的火暴脾气压制开始服软。
“你这大猪脸离我远点,你挡反光镜了看不见,你能教就教,不能教我换人。”
“我下车去指挥,你自己在车上慢慢的练。”教练说着下车。

“呸,你啥也不是。”美女自己在车上慢慢练起来。


教练在车里嘛

为了找到儿媳被害的证据,老张和孙女一起学车,李教练不在车上的时候,老张和孙女找到一枚戒指,李教练回来后,老张和孙女把李教练制服。

李教练很生气,他对老张说:你们想干嘛,把我放开。

老张说:我们不想干嘛,就是想把你这个坏人绳之以法。晓雪,赶紧给警察打电话。

警方接到晓雪的电话,很快来到了驾校,此事,李教练已经被老张和晓雪放开了,坐在凉亭的长条椅子,但老张和孙女一左一右的看守着李教练,怕他逃跑了。

老张看到了警方,一把拉起李教练,把他推搡到了警方面前。老张对警方说:我儿媳就是被他害死的,我有证据,你们要替我做主。

警方把老张、晓雪和李教练一起带回了警局。

十多天前,警方就接到了老张的报案,说她儿媳在某驾校学车的时候,一天下午,李教练把儿媳约了出去,儿媳一去未回,老张就怀疑是李教练把儿媳杀害了。

警方调查过李教练,那天,李教练根本没和老张的儿媳见过面,也没有约过他,有证人可以证明这一点。虽然在老张儿媳的手机里,找到了李教练的号码给她打过电话,但事实证明,李教练的手机丢失了,因为工作比较忙,李教练还没来的及挂失补卡。

警方也对李教练负责的教练车进行了勘察,没有发现李教练有值得怀疑的地方,一时找不到凶手,这起案件就成了悬案。

儿媳突然没了,老张心有不甘,他坚定地认为,李教练就是凶手。他和刚大学毕业的孙女晓雪报名学车,目的就是接近李教练,想在他的车上找到证据,为儿媳沉冤昭雪。

果然,这天,李教练离开车去喝水了,老张和孙女开始在车上四下翻找,终于,他们在车后座的缝隙里,找到了一枚戒指,这枚戒指就是儿媳的,老张认得,孙女也认得。

有了这枚戒指,警方开始以此为突破口,对老张儿媳的失踪案,重新展开了调查。

戒指上有一滴血迹,经过化验,正是老张儿媳的。警方也对李教练负责的教练车,进行了拆解,还是在车后座的缝隙里,找到了一颗牙齿,警方把牙齿拿去检测,经过DNA比对,与老张儿媳的DNA不符,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

警方首先怀疑的就是李教练,可经过对李教练口腔的检测,那颗牙齿不是李教练的。牙齿的主人,很可能就是害死老张儿媳的真凶。

警方走访调查了市里的大小牙科诊所,在一家位置偏僻的诊所里,警方有了意外收获。

在老张儿媳遇害后的第三天,有一个中年妇女曾到这里就诊。当警方把在车里找到的牙齿拿给大夫看,大夫肯定,那个中年妇女就是少了这样一颗门牙,他记得非常清楚。

就诊记录上写着,那个中年妇女叫马清,43岁,家住万泰小区23号楼602室,这里,不就是李教练的家吗?

警方不敢耽搁,马上去了李教练家,但已经人去楼空,李教练的妻子不知所踪。警方一面派人查找马清,一面回到警局审问李教练。

李教练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他交待了实情。

原来,老张的儿媳学车后不久,就与李教练好上了,两个人经常约会,一次被李教练的妻子马清碰见了。老张的儿媳不但不惭愧,还很嚣张,说马清根本配不上李教练,让她识趣点,不要干涉她和李教练的往来,李教练还偏向老张的儿媳说话。

马清回到家后,越想越气,就打算报复老张的儿媳。这天,李教练带着几个学员去饭店吃饭,刚吃上,马清就来找他了,马清和李教练要车钥匙,说开他的车买点东西,李教练就把钥匙给了妻子。

直到李教练在饭店吃完饭,回到家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妻子李清才慌里慌张地回来了,她的嘴角还有血迹。李教练问妻子怎么了?

妻子说,就在刚才,她用李教练的手机,给老张的儿媳打了电话,说自己是李教练的学员,李教练让她约老张的儿媳出来见面。不久,老张的儿媳就来了。

老张的儿媳见到李教练的车,大大方方的坐了进去,躲在不远处的马清更气愤。她走进车里后,就开始教训老张的儿媳,老张的儿媳知道自己上当了,想走,马清按住了她。

两个人在撕扯的时候,马清的一颗门牙被打掉了,她忍无可忍,就掐住了老张儿媳的脖子,直到她一动不动,没有了呼吸。

李教练这才明白过来,难怪自己早晨的时候找手机,怎么也找不到,原来是被妻子拿走了。李教练问妻子:老张的儿媳现在在哪?我的手机呢?

马清说:她已经去另一个世界了,你再也见不到她了,我把她的尸首还有你的手机,都丢到了城郊的池塘里。

李教练觉得事情严重了,他和妻子一起,把车里打扫了一遍,但百密一疏,还是留下了证据。

警方在池塘里,打捞到了老张儿媳的尸首。根据李教练的指引,三天后,警方在马清的一个远方表姐家,把马清抓获归案。

《一枚戒指》里的李教练和老张的儿媳,本不该走到一起,但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冒险有了交集,就是这种错误的交集,毁了两个家庭。

李教练知道自己的妻子犯了大错,不但不举报她,还帮助她销毁证据,一样会得到处罚。李教练是爱妻子吗?如果爱为什么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如果李教练和老张的儿媳,知道如何管控自己的行为,就不会发生以后的事情,两个家庭依然幸福的生活着,可惜,被他们葬送了。

原创文章作者:白回眸一笑,如若转载,请注明来自百香果号:https://www.huangjinbaixiangguo.com/article/9333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24日 22:15
下一篇 2022年5月24日 22:45

网友常看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