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繁殖的方式太恶心了

今天看到个新闻,说的是俄罗斯科学家已经找到了另外一种生育小孩的方法,即由女性进行单性生育,学名叫做单性生殖,或孤雌生殖。

人类繁殖的方式太恶心了

幸福的妈妈与她的新生儿

一般对于这样的新闻,麦新杰都是半信半疑。我们常常能在媒体上看到科学家又有了什么新发现,也常常都能看到有些之前的科学发现后来又被证明是错的。

单性生育这个概念有点吸引眼球,因为人类社会自身早已习惯了有性繁殖,对这个词有点陌生。单性生育其实在自然界普遍存在,简单来说,就是生物不需要雄性个体,单独的雌性也可以通过复制自身的DNA进行繁殖,比如单细胞生物草履虫。随着进化的发展,有些物种为了生存,进化出了两性生育的特征,即可以单性繁殖,也可以两性生产后代,比如水母,蜥蜴,甚至近期发现的小龙虾。

人类繁殖的方式太恶心了

细胞分裂示意图

麦新杰虽然对此新闻半信半疑,但还是忍不住开始了针对单性生育的各种联想和脑洞……

人类如果真的可以进行单性生育,跟原始单细胞生物体一样,这应该可以算是一个达尔文进化论的证据。

不过,人类已经进化到了需要有性繁殖,或者说两性生育的阶段,就是我们乐此不疲的不可描述的生小孩方式,这同时也证明了人类是属于自然界较高等级的”动物”,因为两性生育有物种整体的生存优势。

这种物种整体的生存优势,简单来理解,就是单性生育的后代,DNA都跟母体一样,遇到环境变化,要死就全死。而两性生育,虽然过程异常复杂,但是后代的DNA来自父母两者,生育过程有一个基因重新组合的机会。这就会导致,有一些后代会继承父母优质的基因,有更好的生存能力,有一些后代会继承父母劣质的基因,生存能力就会很差。但是,这个物种整体上,由于总是存在有越来越优秀的基因的后代,整体生存能力就能够随着环境自然变化发展。

人类繁殖的方式太恶心了

人类进化

因此,单性生育会增加物种整体灭绝的风险,属于进化倒退。

脑洞开始,对于人类而言,如果单性生育加上未来成熟的基因编辑技术,很多女性可能就真的不再需要男人了,人类整体的生存也不会被削弱。如果基因编辑技术被大规模用来制造新一代的人类,这样的世界现在还不可想象,也许男人也会被改造成可以和女人一样,可以进行单性繁殖,生小孩就完完全全成了个人的事情。就像性,已经开始有这个趋势,因为两个人实在太麻烦。

不管是被动的基因优胜劣汰,还是未来可能主动的基因编辑,都说明了一个残酷的事实: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拓展资料:

人类繁殖的方式太恶心了

科学家们使用有限元分析研究了女性骨盆底。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和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论文称,人类的骨盆在进化时进行了一系列权衡,在支持分娩和保护器官间构建了近乎完美的平衡。

尽管医学和技术都在不断进步,但是从生物学角度看来,分娩对女性来说并不容易。当地时间4月20日,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和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论文称,人类的骨盆在进化时进行了一系列权衡,在支持分娩和保护器官间构建了近乎完美的平衡。

人类繁殖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产道和胎儿头部间存在相对紧密的配合。由于这种具有竞争力的生物规则,人类繁殖方式很可能会一直保持下去。

骨盆底和产道的尺寸是保持完美平衡的关键。对立的职责限制了骨盆底的进化能力,虽然它能通过进化使分娩变得更容易,但却会牺牲其器官保护功能。

本次研究的领导者、科克雷尔工程学院土木、建筑和环境工程系的助理教授Krishna Kumar说:“虽然目前的结构使分娩更加困难,但我们的骨盆底和产道已经进化到了既可以支持内部器官,也能够促进分娩的程度。”

女性的骨盆底是从尾骨到耻骨横跨腹部底部的一组肌肉。它支持着骨盆内的器官,包括子宫,膀胱和肠道,并帮助稳定脊柱。较大的骨盆底和产道会使分娩更轻松,但如果没有额外骨骼或组织的支持,它的尺寸越大,便越有可能在器官的重量下变形、下坠。这种平衡被称为“骨盆底假说”,虽然它在科学界人尽皆知,但一直难以验证。

在这项研究中,Kumar将骨盆底类比为蹦床来思考骨盆底假说:随着重量的增加,大蹦床的下降幅度更大,而小蹦床则能更好地保持结构。此外,研究人员还探究了骨盆底的厚度。理论上,较厚的骨盆底可以继续支持器官以及分娩所需的大尺寸,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发现,较厚骨盆底需要的腹内压力比人类在分娩时能够产生的拉伸压力要高得多,”维也纳大学进化生物学系的助理研究员Nicole Grunstra说。“尽管产道中有额外的空间,但无法推动婴儿通过一个有阻力的骨盆底同样会使分娩复杂化,因此,除了产道的大小,骨盆底的厚度似乎是另一项进化上的‘妥协’”。

在这项研究中,科学家们使用了有限元分析——一种常用于测试结构设计的计算机模型,看看它们在面对高水平的压力和应力时是否会断裂或磨损。研究人员利用有限元分析建立了骨盆底模型,并通过改变参数,观察它如何应对分娩和保护器官的压力。

Kumar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用有限元分析来探讨进化问题。这项合作表明,有些问题乍一看似乎完全超出了学科范畴,但其与工程方法、工具息息相关,我们可以把其中的生物特性都抽象化,问题也将由此简化。

原创文章作者:李小白,如若转载,请注明来自百香果号:https://www.huangjinbaixiangguo.com/article/8052.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12月4日 20:53
下一篇 2021年12月4日 20:57

网友常看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