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2011年7月23日晚间,一则悲痛的消息在网络上流传开来。

由北京南站发往福州的D301次与杭州站发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列车发生动车组列车追尾事故,造成两车六间车厢脱轨。不幸发生后,救援人员迅速赶到事故发生地展开紧急救援。

值得庆幸的是,风雨中仍有彩虹。7月24日下午5点,救援人员在清理掉一处障碍物后,救出了此次事故的最后一名幸存者小伊伊,当时她已经被困超过20个小时,一个两岁的小女孩上演了生命奇迹。然而遗憾的是,她的父母在事故中不幸遇难。

小伊伊的情况传出后,引发了国内各大媒体的关注,社交平台上无数网友为她祝福祈祷。如今,转眼间十多年已经过去,曾经灾难的伤疤已经在时间的治愈下悄然结痂,那么,小伊伊现在生活得怎么样呢?失去父母的她,还好吗?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小伊伊全名项炜伊,2008年出生于浙江温州,父亲项余岸和母亲施李虹都从事教学工作。只是相比于施李虹,在教学之余,项余岸还热衷于网络技术及网站建设推广,他一手创办的大型语文网站——语文轩,在行业内小有名气。

2011年初,瓯海区教育局公开招聘擅长写文字材料的人才,项余岸报名考试并以优异的成绩被选中。只是,当时他所在的任岩松中学不舍得放人,项余岸也有些犹豫,权衡下来,他最终选择了两者兼顾,一边在教育局坐班,一边继续授课,直到学期结束。

那个学期,项余岸执教的最后一节新课是在2011年6月4日。那天的课堂上,他为同学们唱响了改编自李清照《一剪梅》的《月满西楼》,同学们齐刷刷地站起来,掌声,和歌声,让这一课格外不寻常。

晚上回到家后,项余岸依旧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忍不住在微博上感慨道:今天,2011年6月4日,我上完了可能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节课……”

如今再翻阅那篇博文,仿佛一语成谶……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暑假到来,项余岸和施李虹结束各自在学校的工作,带着小伊伊到杭州探望小伊伊的外婆,这是小伊伊第一次到杭州,外婆见到外孙女特别高兴,小伊伊在外婆家也玩的很是开心。

在杭州住了一周后,7月23日下午4点,项余岸和施李虹带着小伊伊坐上了从杭州站 — 福州南站区间的D3115次列车。按车票显示,杭州站到温州南站不过只有三小时的车程,这对于一家人来说不算什么。

4点36分,列车准时驶出杭州站,在车上,一家三口嬉嬉闹闹,也许是把小伊伊逗弄生气了。7点17分,还在动车上的施李虹在微博上写了这样一番话:人小脾气大,小宝贝,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懂事啊。

在微博发出时,D3115次列车距离温州南站已经只剩下40分钟的车程,然而就是这短短的40分钟内,灾难便降临了。当时,温州境内天气异常,傍晚时分,不仅下起了大雨还伴随着雷电大风。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而不幸的起点便是来自雷电。

在多次雷击的作用下,温州南站列控中心保险管熔断,同时导致5829AG轨道电路与列控中心的通信出现故障。正是因为这两处故障引发的连锁问题以及天气原因导致的列车晚点,致使当晚8点30分,D3115次和D301次列车,发生了严重的追尾事故。

D301次列车以99公里的时速撞上了正在慢速前行的D3115次列车。猛烈的撞击导致D301次列车的前4节车厢以及D3115次列车的15号和16号车厢脱轨,而项余岸一家三口正是在16号车厢。

事故发生后,接到报警的公安、消防、医护人员立即赶赴现场展开救援,当地的村民也纷纷前往事故地点帮忙。经过彻夜的救援,数名幸存者被救了出来,但更多的还是失去生命的遗体…

紧张的救援中,一排排救援人员在事故现场来回寻索,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幸存者的希望愈加渺茫。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7月24日下午5时20分,就在救援人员倍感沮丧,以为已经没有幸存者时,一名眼尖的救援人员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的一堆废墟中似乎有一只小手正在艰难的舞动。

那只小手,点亮了生命的奇迹。

救援人员立即跑上前,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干净压在这只小手上的堆积物。当最后一块杂物被消防员轻轻地搬开,映入他们眼帘的赫然是一个小女孩。消防员小心翼翼地把小女孩抱在怀里,不知是喜悦还是紧张,就在即将出废墟的那一刻,突然有人喊道:眼睛、眼睛。

救援人员马上便明白了过来,立刻上前在小女孩的眼睛上蒙了一块布。而就在这时,抱着小女孩的救援人员突然感觉胳膊一热,原来是怀里的小家伙嘘嘘了。救援人员被尿了一身,却开心得像淋了甘露,这象征着小女孩鲜活的生命力。

在不远处,一辆军用救护车已经打开后门。就在小女孩被送上救护车的那一刻,现场响起了响声,数百人两厢站立,目送这位坚强的女孩离开。在溢满悲伤的事故现场,这样的奇迹和幸运显得如此可贵。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下午5点45分,小女孩被救护车送到了解放军118医院,在送医途中,医护人员已经对孩子进行了紧急治疗,清理了她身上的玻璃碎片。下午6点40分,小女孩在医护人员的包围下被推进了手术室,经过20分钟的治疗,又被送到了病房。

当时小女孩生命体征正常,她醒来后,躺在病床上,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朝着身边的医生喊着“爸爸”。守护在一旁的医护人员,无不落泪。

小女孩正是小伊伊,但遗憾的是,项余岸和施李虹都在这次动车事故中不幸遇难,与他们一同不幸遇难的还有另外38人,令人痛心。

虽然事故发生后,铁道部部长,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等涉事的54名工作人员全都受到了严肃处理,但无辜逝去的生命已经无法挽回。此次事故不仅是中国高速铁路历史上难以抹去的伤疤,更是全体国人心中难言的痛。

而最令人愤怒的是,经过相关部门细致调查,确认温州南站列控中心设备存在严重设计缺陷和重大安全隐患。也就是说,事故原因并不是自然灾害,主要原因是国家铁道部在列控中心设备招投标、技术审查、上道使用等方面违规操作、把关不严。

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这是一起不该发生的、可以避免和防范的铁路交通运输事故。就是因为某些人的错误,40个鲜活的生命永远地离开了,实在是令人遗憾和痛心。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医院中,小伊伊虽然生命体征稳定,但事故导致她肺部、肝部以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左下肢两个脚趾供血不足。幸运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以及一次清创手术后,7月28日,院方确认小伊伊下肢血液循环的恢复情况良好,避免了截肢的厄运,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年纪尚小的小伊伊不懂什么是不需要截肢,她只是静静地依偎在奶奶的怀里,歪着小脑袋想着,为什么爸爸妈妈到现在还没有来看她呢?小伊伊没有等来爸爸妈妈,但等到了另外的人。手术完成后不久,温家宝总理前往医院探望了小伊伊。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8月5日上午,小伊伊父母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温州殡仪馆长安厅里举行。得知消息的上千温州市民自发前来悼念,只是由于需要待在医院接受治疗,小伊伊没能送父母最后一程。

不久后,听闻小伊伊遭遇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主动提出愿意为小伊伊提供医疗帮助。8月22日,在一行人的陪同下,小伊伊抵达上海接受进一步治疗,此次治疗的目标是希望尽可能地让小伊伊不会留下后遗症。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治疗期间,医院先后为小伊伊受伤的左腿进行了九次清创,并邀请了大批专家展开了22次联合会诊。在医院的的努力下,小伊伊腿部伤口很短时间便完全愈合,只是想要彻底解决挤压综合征留下的麻烦,还需要一个长期的康复过程。

在新华医院接受四个月的治疗后,小伊伊出院了,之后在叔叔项余遇的陪伴下回到了温州。此后,小伊伊便一直跟着项余遇生活。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而项余遇也特意注册了新的微博号,经常向关心小伊伊的网友们分享小伊伊的情况。此后几年时间里,小伊伊经常要到上海进行康复训练,而高昂的医疗费用,不少都是来自热心网友的捐助。直到今天,还有许多人在默默关心着小伊伊的成长。

随着时间的流逝,眼看小伊伊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由于小伊伊要经常留在上海进行康复训练,叔叔项余遇便考虑让她留在上海,只是他多方联系,各大幼儿园还是以小伊伊腿伤为由将她拒之门外。

不过这件事在媒体报道后,立即便有数家幼儿园表示愿意接纳小伊伊,且不论幼儿园的出发点是什么,至少对于小伊伊来说是件好事。2012年9月小伊伊正式进入上海某幼儿园上学,在幼儿园,她和普通的孩子没有区别,经常满心欢喜,偶尔闹闹小脾气。

这正是小孩子该有的童年。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2015年8月,叔叔项余遇在微博上向网友们通报了小伊伊上小学的笑意,只是出于对小伊伊的保护,他并没有晒出小伊伊的照片。

2018年12月13日,叔叔更新了一条微博,语气中充满了宠溺:伊伊已经四年级了,一切都顺利,就是长不高,永远第一排。

而叔叔最新更新的一条微博,时间是2021年7月24日,博文中他亲切地称呼小伊伊为女儿。这一天,距离当年惨烈的事故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

微博配图中,小伊伊并没有露脸,只露出了上半身,不过看得出来,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大姑娘。

中国高铁事故最惨一次【温州动车小伊伊的故事】

算一算时间,现在小伊伊应该已经上初中了,衷心希望她在家人的呵护下健康成长,拥有幸福的小生活。

原创文章作者:白回眸一笑,如若转载,请注明来自百香果号:https://www.huangjinbaixiangguo.com/article/6189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4月9日 20:48
下一篇 2022年4月9日 21:01

网友常看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