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国际是中国的吗【中芯国际是外企还是国企】

中芯国际,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的简称,该公司于2000年4月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总部位于中国上海。中芯国际是世界领先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企业之一,也是中国大陆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企业。

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中芯国际是不是国企?中芯国际创立之初,属于一家外国法人独资企业,简单来说就是外资企业。随着中芯国际的不断发展壮大,外资、国有资本开始入股中芯国际,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中芯国际的主要股东都是国有资本,外资成分大大降低,不足5%。

从股权结构来看,中芯国际的创始人是张汝京,但实际控制方应该是国企。最大股东是大唐电信(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纯国资公司),持股17%,而第二大股东就是国家集成电路基金控股的鑫芯香港持股比例15.76%,此外中投公司也持有不少股份,台积电以及所有其他外资的股权加一起还不足5%。

中芯国际是中国的吗【中芯国际是外企还是国企】

中芯国际在中国上海、北京、天津和深圳拥有多个8英寸和12英寸生产基地,截至2019年末,上述生产基地的产能合计达每月45万片晶圆(约当8英寸)。除中国大陆外,中芯国际亦在美国、欧洲、日本和台湾设立了市场推广办公室,在香港设立了代表处,为全球客户提供服务。

中芯国际是中国的吗【中芯国际是外企还是国企】

晶圆是指制作硅半导体电路所用的硅晶片,其原始材料是硅。高纯度的多晶硅溶解后掺入硅晶体晶种,然后慢慢拉出,形成圆柱形的单晶硅。硅晶棒在经过研磨,抛光,切片后,形成硅晶圆片,也就是晶圆。目前国内晶圆生产线以 8英寸和 12 英寸为主。

晶圆片所说的 8英寸和 12 英寸,是按其直径一般分为4英寸、5英寸、6英寸、8英寸等规格,近来发展出12英寸甚至更大规格。现在的CPU等等的芯片,都是从晶圆片上切出来的。一大片晶圆可以切成很多的芯片,越靠近圆中心的理论上质量越好,质量较差的就做成型号较低的 。这其中还有良率问题,也就是有些是问题芯片,不能用。我们在做高规格的芯片时,往往不良率很高,实现不了量产。

中芯国际是中国的吗【中芯国际是外企还是国企】

张汝京

中芯国际公司的创立者之一为曾在台积电任职过的张汝京,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为曾任职过三星与台积电的梁孟松、赵海军。 根据IC Insights公布的2018年纯晶圆代工行业全球市场销售额排名,中芯国际占全球纯晶圆代工市场份额的6%,位居全球第四位。

目前中芯国际在中国大陆有4个主要制造厂区、两座合资厂区以及一座海外厂区。此外,中芯国际曾经在成都建有封装测试厂以及有一座代为经营管理的八吋芯片厂(现已转售给德州仪器公司),在武汉曾经代为经营管理的先进的12吋memory芯片厂。

中芯国际成立后不久就遇上了来自台积电的法律指控,指中芯国际的张汝京团队窃取了台积电的智能财产。第一轮诉讼阶段于2005年以中芯国际赔付一亿七千五百万美元予台积电完结。2006年开启了第二轮诉讼阶段,2009年9月9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开庭,2009年11月4日陪审团最终认为中芯国际应对65个法律指控中的61个负法律责任。不过该轮诉讼判决仍未裁定,最终中芯国际与台积电于2009年11月9日达成和解协议。

双方和解的主要条款包括:双方宣布并赔付关于双方的待决诉讼的索赔、终止此前中芯国际根据第一轮诉讼和解协议支付剩余款项的义务(约四千万美元)、中芯国际向台积电支付总额为两亿美元的赔款、中芯国际向台积电授予约8%的中芯国际已发行股本及授权书而令台积电拥有中芯国际约10%的所有权。

和解协议签订的第二天,中芯国际CEO张汝京就宣布辞职,同时委任曾经在另一个中国芯片制造商华虹担任过高管的王宁国为董事会执行董事、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公司正式进入了“后张汝京时代”。

中芯国际是中国的吗【中芯国际是外企还是国企】

2010年年底,与台积电为长达八年的商业机密剽窃案达成和解协议,中芯除了赔偿台积电两亿美元,更将无偿授予台积电8%中芯股权,台积电可在三年内以每股1.3元港币认购2%的中芯股权。

也正是由于张汝京的离开,中芯国际内部上演了更为精彩的“夺权”大戏,尤其是当大唐电信以1.76亿美元的低价入股成为中芯国际第一大股东之后,大唐电信和中芯国际原班人马的争斗上升到白热化。 中芯国际曾经的CTO的杨士宁与CEO王宁国之间,现任两位联合CEO赵海军与梁孟松,均被传过“不合”。 CTO杨士宁与CEO王宁国两人甚至最后都离开中芯国际 。

2011年6月27日,中芯国际前任董事长江上舟因肺癌复发逝世。2011年7月15日,王宁国已辞任公司CEO职务,董事会委任执行董事张文义为公司董事长,并暂时署理公司CEO。2011年8月5日,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已委任前华虹NEC首席执行官邱慈云为公司CEO兼执行董事,这也意味着纷纷扬扬的中芯国际控制权争夺告一段落。

直到2016年12月20日,前台积电前共同首席执行官蒋尚义首次加入中芯国际,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2019年6月,中芯国际公告称,蒋尚义因个人原因和其他工作承诺,将不再连任。

不久,蒋尚义便加入武汉弘芯担任CEO,但2020年,投资超千亿的武汉弘芯项目被曝厂房土建工程烂尾。

中芯国际是中国的吗【中芯国际是外企还是国企】

蒋尚义(左),梁孟松(右)

紧接着,蒋尚义又重新回到中芯国际任职,出任中芯国际副董事长一职。然而这一决定,是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直接绕过联席CEO梁孟松做出的决定。梁孟松觉得非常的“错愕与不解”,觉得“已经不再被尊重与不被信任”,因此在董事会上提出了辞职。

眼下离职的梁孟松,是真正的中芯技术骨干。2017年4月:梁孟松入职中芯国际,时中芯市值300亿人民币。梁孟松在中芯期间,恰恰是中芯加速追赶台积电的时期:完成从28nm到7nm的技术开发、5nm与3nm的技术攻坚展开。这样一个技术大神最终没有逃脱办公室政治的结局,确实是令人惋惜。这个惋惜不仅仅是针对当事个人,更是对于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

20 年来,中芯国际发展历史上经历过 4 任董事长、5 轮 CEO,掌门人几度更替,内争不断。企业内部派系众多,台湾系、“海龟”系、本土系难容水火,利益盘根错节。或许这就是中芯国际在由外资转向国家控股企业过程中的一系列的阵痛。

但中芯集团,不仅高层内斗,底层的员工也流失严重。被视为“中国芯”希望的中芯国际,人才流失率高一直是短板。据中芯国际《2018 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数据,2018 年中芯国际员工流失率 22%,约是行业平均水平的 1.3 倍,是台积电的 5 倍。“钱少事多”、“收入与工作难度不成比例”是促使很多员工决定离职的主要原因。

“中芯国际在圈内被调侃是‘斯米克血汗工厂’,工资待遇普遍偏低,这是不争的事实,在行业里算是垫底的”。

据知情人士称,中芯国际一线工程师的平均年薪不到 15 万元,开给知名实验室出来的博士年薪也不到 30 万元,这个水平只有行业龙头台积电的几分之几。

进来一大批毕业生,干不到一年就不剩几个,超过三年的少之又少,有能耐的基本都跳槽了,甚至出现过成建制的跳槽情形。

也因此,中芯国际被调侃是“友商”的“黄埔军校”、“培训基地”,从那里出来的人大都去了三星、台积电、英特尔等大厂,薪资往往也会翻数倍,一些来挖人的中小厂商或新公司开出的薪资都要高出中芯国际一大截。

中芯国际是中国的吗【中芯国际是外企还是国企】

当此之时,美国发布消息宣称,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将中国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列入“实体清单”。这意味着中芯国际和美国企业的任何交易,都将要受到美国政府的管辖和限制,需要经过美国政府同意才能交易。

雪上加霜如的“中国芯”,何时才能步入正轨?被美国卡脖子的尖端科技,何时才能扬眉吐气?这些让国人深感耻辱的时刻,难道真的要像期待“国足”一样绝望吗?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相信,相信未来。相信我们自古以来的神话精神,人定胜天!

原创文章作者:白回眸一笑,如若转载,请注明来自百香果号:https://www.huangjinbaixiangguo.com/article/45424.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19:36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19:38

网友常看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