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成绩差想复读一年

初二那年由于没好好学习,考了个全校倒数第一,老妈气不过,决定要我复读,但是由于成绩太差,原学校不留,被逼无奈,只能转学到另外一所私立学校。(这里说一下我原来读的学校是全县最好的一所初中,而转学的学校基本上排在倒数)。

转学之后老妈为了我能有个好的学习环境,还花大价钱让我进了实验班,可能觉得实验班都是好学生吧,然而当我进了之后才知道,所谓的实验班并不是那么回事。

初二成绩差想复读一年

同时期和我一起转进来的,还有另外两个男同学,由于都是转学生,和班里的其他同学都不熟,我们三个人和其他几个同学就暂时住在了一个宿舍,本以为可以老老实实的复读,好好学习,可是没想到第一天晚上就让我惊掉了下巴。

由于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很激动,所以宿舍熄灯之后都没有睡觉,互相聊着天,我们三个也在和他们打探班里的情况,正说着,宿舍门开了,由于我睡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黑黑的脸,他推门进来之后,就先问我,“哥,有什么要我做的吗?”我一愣,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就说了句没有,然后他又问下一个,就这样一个一个问下去,我们三个当然没啥要他做的。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一个说今天的袜子还没洗,另一个说洗脚水还没倒,等等之类的,反正每一个人都会有事叫他做,搞得我一脸懵逼,但是由于不知道啥情况,就没问。就这么带着疑问睡了一晚上,本以为第二天会正常一些,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又是一样的情况,终于我忍不住了,在第三天的时候相同宿舍的人问起了情况。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这个人外号叫“黑子(下文就这么称呼他)”,他们说黑子原来不是这样的,可是因为得罪了班里的带头人,被收拾的很惨,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光是对我们班的人这样,别的班的一样可以指示他做任何事情,包括端茶倒水洗衣服,我就很纳闷,黑子为什么不反抗呢?但是其同宿舍的人告诉我说,反抗了比这更过分。我便没有多说什么。

也许是缘分,没几天班级进行座位调整,班主任让我和黑子做同桌。坐在一起之后,黑子对我说“哥,以后你的作业我帮你写,吃饭什么的,你等着就好了,我帮你买回来,以后就让我伺候你”,黑子的一番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让我十分想了解一下到底黑子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于是我就问他说:你对每一个人都这样吗?黑子一脸无奈的说,是啊,不然他们会欺负死我,只有这样我才能好过一点,我又问他你怎么不去找老师,校长他们呢?黑子动了动嘴,没说话。

初二成绩差想复读一年

见状我也没有多问,只是对他说我的事情不用你帮忙做,我自己来就行了,黑子没说话,我就以为黑子是默认了。就这样到了中午放学,我便叫上和我一起转学过来的辉子和磊子一起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发现教室没人,三个人就结伴去上厕所,一进厕所门发现围了很多人,忍不住有些好奇就挤进去看看情况,当我挤进人群之后才发现黑子跪在厕所的地上,周围有几个我们班的同学围着黑子在小便,每个人嘴上还叼了根烟,这现象属实给我震惊到了,其中一个人对黑子说:是不是过了一个暑假,以前的规矩都忘了啊,你同桌怎么自己去吃饭了?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我没让黑子去给我买饭,他们才收拾他,我想去阻止他们,但是跟他们又不认识,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外面有人喊了一句校长来了,他们几个才把烟丢了,提起裤子离开,校长进来之后看了一眼黑子,什么也没说就走了,黑子自己出了厕所,默默地走到水池旁边,用水管把自己冲了冲,回宿舍去换了一身衣服,回到教室后黑子回到座位上对我说“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你越是这样,他们越是要收拾我,你就让我伺候你吧,不然下一个他们就要收拾你了。”

我听了之后不由得心里一紧,就问黑子,他们会做什么,黑子说,今天那个穿绿衣服的叫亮子,是我们班的带头人,另外几个是他的兄弟,他们几个跟社会上的大哥关系很好,外面还有师傅(这里说一下,当时我们县城混的稍微好一点的社会人,都喜欢收学生做徒弟,然后学生就仗着外面的师傅在学校欺负人),你惹不起的。

闹了半天原来是因为这个啊,黑子又说亮子的师傅叫洋洋,是个大混子,他弟弟也在我们学校,在四班,他们手下的小弟很多。经常仗着人多就欺负别人。听完这话,我心里有了打算,我想帮黑子,并不是一时冲动,是源自心底的那份同情,我在原来学校的时候也会受欺负,但是没有黑子这么惨,现在换了个地方,看着别人这么受欺负,心里很不舒服。

可是我一个刚刚过来没几天的转学生,连自己班级里的人都还没认完,我不认为自己能和学校里最大的学生帮派对抗,所以我很纠结,到底该怎么办,于是我找上了辉子和磊子,可是他们两个不想管这事,为了以后不受欺负,还想像亮子他们靠拢,和他们一起混,磊子还劝我说不要多管闲事,让我也多和亮子他们走动走动,对于磊子的劝说,我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表现出来什么,只是嘴上应付着,但是心里却暗暗有了别的打算。

就这样,日子到了第一个周末,由于刚开学,学校第一周就放我们回家了。而我却没有向其他同学一样直奔车站,而是去了一个宾馆,因为我同村的一个哥哥住在这里,而且我确信他比所谓的洋洋混得大。

来到宾馆之后我哥问我新学校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我。我把学校的事情给我哥说了之后,我哥也很生气,就对我说:洋洋算个屁啊,你想怎么做就放心去干,洋洋交给我来搞定,听完这话我心里便有了底气。

转眼周末开学之后我回到学校,发现黑子已经来了,但是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出去玩,而是在帮亮子他们洗衣服,我嘴角动了动,但是没有给黑子说什么,因为我要确定洋洋被我哥搞定了,于是放下东西之后我就去找我哥问情况,我哥告诉我洋洋已经进去了,半年管吃管住,让我放心。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匆匆告别我哥回到学校,一把拉起还在洗衣服的黑子,告诉他别干了,以后他们不会欺负你了,他们的靠山已经进去管吃管住了,黑子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于是我便吧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黑子,黑子听完后,眼泪就下来了,对我说: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在这个学校里,别人只会和他们一起欺负我,从来没有人帮过我一次,只有你。接着又问说:哥,你为啥帮我啊?我只是说他们欺人太甚,我看不下去了。

就这样我和黑子天真地认为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于是我就让黑子仍下他们的衣服,和我一起出去玩,再出去的路上,同校的同学看着我和黑子走在一起,都很惊讶,有些好心的还提醒我说不要和黑子一起玩,每当这个时候,黑子都满延期待的看着我,生怕我扔下他不管了,可想而知,一个被全校同学欺负了那么久的人,突然有个人站出来帮他的时候,他内心是有多感激。

就这样我和黑子一起在外面玩到下午才回学校,回去之后进去班级准备晚自习,可是发现班里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女同学,看到我们进来之后还指指点点,在小声的说些什么,其中一个女同学说,快去宿舍看看吧,他们都在宿舍等你们,这个时候我还天真的认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洋洋的事情,想和我们一起玩,事实证明我想的太天真了。

我和黑子来到宿舍之后,发现我们宿舍没人,就来到黑子的宿舍,发现宿舍门口一堆黑黑的东西,以为是谁扔的垃圾,就没在意,黑子看了我一眼,我用眼神示意黑子开门。黑子开门之后,我发现宿舍里站着的坐着的。挤满了人,但是属于黑子的床铺上却光溜溜的,露出了床板,原来他们烧了黑子的铺盖,这时我就意识到不好,一拉黑子,跑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边上的人一吧拉了进去,迎接我和黑子的是铺天盖地的拳头和脚丫子,就这样我挨了来到这个学校的第一顿打,大概过了有十分钟左右,拳脚才慢慢停下来,黑子一把拉起我,这个时候亮子来到我面前,对我说:新来的,你想帮他是么,信不信我也让你变成和他一样。

听完亮子的话,我嘴角动了动,说了句:你知道洋洋去哪里了吗?没想到这句话刚说完,亮子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嘴巴。嘴里骂道:,妈的,原来是你害的我师父啊。说完又招呼其他人对我一顿拳打脚踢,黑子想护着我,却被他们拉开了,也许是压抑了太久,也许是出于对我的感激,黑子大吼一声:谁在动我哥,我就给谁拼命。

这时候亮子他们才慢慢停下手来,亮子看着我说:虽然你在外面认识的人很牛逼,但是他不能天天在学校看着你,今天只是开胃菜,后面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慢慢玩。

说完便走了出去,其他人也跟着往外走,这时我惊讶地发现辉子和磊子也在其中,辉子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磊子则是看都没看我,黑子扶着我说: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我对黑子说,不行我们去找校长吧!黑子说没用的,校长不敢拿他们怎么样,一旦处分了他们一个人,其他人就会一起退学,学校也怕。我说那报警呢?黑子摇了摇头说也没用,宿舍没有监控,没有证人,最后还是交给学校处理,他们每次打得都不很,也没办法验伤,最后还是交给学校处理。

黑子说完一脸无奈,说:哥,都是我连累了你,你要是不帮我,也不会这样被他们欺负,我摇了摇头,对黑子说:不怪你,你叫我一声哥,我就不能看着你被欺负。或许是今天打了我和黑子一顿,他们出了出气,接下来的几天到没有找我的麻烦,反而对黑子越来越针对,我想帮忙,他们就找几个人把我按住,让我眼睁睁看着,那意思就是在告诉我,你看,你帮不了他,外面的靠山进去了,在学校依然可以对付你们。

就这样一直挨到周末,临放学的时候,黑子告诉我说:哥,要不你转学吧,不然他们慢慢地也会欺负你的,我说要不我们一起转吧,黑子这才说出原因,原来他和亮子是一个村的,可是亮子家里势大,黑子家里再村里也受亮子家的欺负,亮子在学校才会欺负他,而且家里爸妈也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黑子每次提转学,爸妈总是说,你和亮子在一个学校,他们家就不欺负我们家了,你转学了,我们家又要被欺负。我问黑子,你没有告诉他们亮子在学校欺负你吗?黑子摇了摇头说,我不想他们担心,爸妈能不被欺负就好了。

听完这话,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对黑子说:这事我来解决,本来只是想帮你,没想到他们欺负到我的头上了,既然这样,我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等到放学,我等学校的人都差不多走光了,才拿起书包出门,因为我怕他们在堵我,出了门我就打了个车,又跑去宾馆找我哥。我把学校里的事情给我哥说了之后,我哥说:这帮小 逼 崽 子,一个个的还翻天了,我哥问我,你想怎么办,我说我想把他们送进去,但是他们人太多,学校没法处理他们,我们就两个人,也干不过他们,黑子也怕父母在受欺负,我哥说让他想想办法,等周末回学校让我带黑子一起来找他。

回家之后我妈问我新学校怎么样,马上第一次月考,成绩能不能提升,我想了想还是没告诉她在学校的事情,倒不是怕她去学校闹事,而是闹了之后也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他们会更加变本加厉,结果肯定就是我和黑子更不好过,然后就是我再次转学,黑子继续受欺负,显然这样的结果是我不想看到的。于是就对她说,一切都还行,新环境要适应一下,这次可能考不太好。老妈只是说好好学习,就没再说什么。

转眼到了周末回学校,我早早回到学校,在校门口等黑子,这次黑子来得很晚,一直到下午才等到他,我问黑子咋回事,黑子没说话,在我的一直追问下才知道,原来亮子回到家之后就让他爸妈去黑子家闹了一场,说黑子在学校和其他同学一起欺负他,黑子极力争辩,可是还是被他爸妈当着亮子的面打了一顿,然后保证以后在学校都听亮子的才算完。

听完黑子的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就让黑子跟我一起去找我哥,黑子开始还不愿意去,怕再惹怒了亮子,在我极力劝说下才拉着黑子一起去了我哥住的宾馆,到了之后我哥问了一下情况之后就问黑子,想不想彻底解决这件事情,黑子看了我一眼,见我点头,才说想。

我哥看了我一眼,说让我去给他买包烟,我知道可能有些事我哥不想让我知道,于是便出门在大堂呆坐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前台告诉我说我哥让我上去,我一进门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黑子看到我进来之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点了点头对我哥说,哥,我听你的,就这么办了,我问黑子什么情况,黑子让我不要问了,和我哥商量好了,过几天亮子就再不会欺负他了,核心就是亮子,其他人只是跟着一起,解决了亮子,其他人就好办了。

见状我也没有多问什么,我哥就带我和黑子一起吃了饭,并且还派了一个小弟送我和黑子去了学校,并且去黑子的宿舍里转了一圈,还给黑子卖了新的铺盖。

当晚黑子就和班主任请假回了一趟家,说是家里有事要回去一趟,班主任没说什么,可能也是同情黑子吧,也没给黑子家里打电话,就批了。黑子回家就呆了一天就回来了,回来之后黑子变得很开心,时不时地还傻笑,我问黑子笑什么?黑子说快了,很快亮子他们一家就不能欺负他们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这几天亮子依然在找我的麻烦,每次我想反抗的时候,黑子就制止我,对我说快了,再忍忍,直到周五的下午,学校突然戒严了,来了一堆警察,还有警犬,过了没一会,班主任就带他们到了我们班的男生宿舍,再然后就把亮子叫了出去,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亮子,只知道他进去管吃管住了。

亮子被带走之后,仍然有人欺负黑子,但是这时候的黑子没有了心里负担,谁欺负他,他就给谁对着干,渐渐地,我的事情传开了,我们班的人都给我面子,磊子和辉子也上赶着要给我玩,我和他们又是另外一个故事。

初二成绩差想复读一年

最后我问黑子,我哥到底让你做了什么,黑子只是说亮子他爸有吸D史,其他的任我怎么问,黑子也不说了。

原创文章作者:工棚里的原始欲望,如若转载,请注明来自百香果号:https://www.huangjinbaixiangguo.com/article/189918.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0月11日 16:32
下一篇 2022年10月11日 16:33

网友常看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