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场里要了妈妈

一直想写一些创业的事情,一直不知从哪里写起,如今我和姐姐的养鸡场已经经营整整十周年,期间经历了种种艰难,跌跌撞撞走到今天,终于开始执笔,但却下笔犹豫,因为不知道怎么才能恰当的表达这些年的努力和不易。

万事皆有缘由,我们姐妹也是,出生在普通工人的家庭,父亲端着铁饭碗,母亲是家属,我们还有一个哥哥,然后兄妹三人的出生年代分属50、60、70,看似家庭结构简单,其实并不容易,从我记事起,我家就在xj的一个国营农场里,那时我们的身份比较尴尬,父亲国企编制里,全家城镇户口,每个月粮食定量,粗粮居多,至今我还记得用玉米面和糖精蒸的发苦的发糕和用牛羊油做的能糊住嘴巴的饭菜,常常羡慕的看着粮食定量多的别人家孩子,大口大口啃着白面馒头。日子非常清苦。

哥哥老早就招工去了大型国企,工资并不高,已经尽量节省接济家里,奈何还是杯水车薪,没有多大帮助!

养鸡场里要了妈妈

那时我们养殖的兔子多是这两个品种

老姐的第一次创业就在高中毕业以后,因为父亲隶属的单位和工作现场并不在一个城市,导致姐姐的就业异常困难,高中毕业的日子就作为最后再教育的知青回到农场,日常的工作就是务农,然而她活泼的性格和跳脱的思维让她并不甘于种地,工作之余就养起了家兔,我还记得那时候兔子只有青紫兰和白兔两种,最初只有十只,起居都和我们在一起,家人围着小饭桌吃饭的时候,兔子们就在左右,并不怕人,甚至直立着用前爪要馒头吃,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兔子的三角嘴灵活的吃着东西,渐渐的兔子群体就展现出强大的繁殖能力,我不记得它们从十只到百只用了多长时间,只记得每天的兔子草越来越不够吃,我和姐姐从每天傍晚挖野草变成了以母亲的名义承包了苜蓿地,专门种草给兔子吃,给它们挖了地窖,有月光的晚上,地窖的空地上一簇簇白色的兔耳朵,煞是好看!接着就有医学院的车辆来收做实验的兔子,装了一笼又一笼,我不知道卖了多少钱,只看到父母和老姐的喜色,这以后的若干年,成年的我和老姐提起这件事常常感慨,若是任由我们做主,早早成了养殖大户也说不准,要知道老姐对养殖的痴迷快疯魔了,家里好多年以后还有她养兔的书和给兔子做节育外科手术的刀,这次创业就从她顶替父亲进入国企上班戛然而止!

养鸡场里要了妈妈

这应该是混血兔子草,我们叫它白坎肩

养鸡场里要了妈妈
养鸡场里要了妈妈

原创文章作者:李小白,如若转载,请注明来自百香果号:https://www.huangjinbaixiangguo.com/article/16929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9月21日 15:54
下一篇 2022年9月21日 15:56

网友常看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