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但苏可可没有等到我询问,已主动给出答案。

苏可可突然一脸微笑地问我:“除了康生外,你还对别的男人动过心吗?不想有别的情人吗?”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我们刚从一个旅游景点回来,汤良说多谢苏可可的接待,同时为我第二天返程送行,请我们在一家酒店吃晚饭,席间,汤良去了卫生间。

我愣了愣,然后笑了。

我和康生,一直都相处的很好。我没想过找情人,可是,苏可可的笑容是莫测的。我突然想起汤良在听说我第二天就要返程时,一脸的惋惜。我不禁有些心跳,把脸转向了窗外。

说实话,康生与汤良,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男人。

康生出生农村,谨小慎微,比较吝啬,我和他在一起近两年了,他从没有给我买过价值超过一百元的首饰。而汤良,据我从和汤良的交谈中得知,汤良的父母均是医生,汤良从加拿大留学回来后,在福州一家大型企业任职高级管理人员,在我们相处的短短半天里,游玩时,他抢着付旅游门票和的士费的……

我承认,我有些虚荣,尤其与康生在一起的日子也不长了,热乎乎的感情已经渐渐转变为一种亲情,我甚至感觉不到爱情的滋味了。那一刻,我突然想再恋爱一次,而这个人,还是康生吗?

望着窗外,我有些分神了,察觉不到汤良是什么时候从卫生间出来的,直至他凑近我的耳边喊了我一声,我才回过神来。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晚饭开始了,苏可可心情不错为由点了好几瓶啤酒。

我则想掩盖自己的心思,不由地喝了一杯又一杯。

不记得我是怎么样回到苏可可的家,只记得,当我醒来时,我已躺在苏可可卧室的床上,汤良就躺在我的身边。

我惊慌地爬起来,开了门冲出到客厅,意外发现苏可可不在家。

此时,汤良也已醒来,他也走了出来。

我说苏可可呢?她怎么不在家?我们怎么会这样?说完,我顺势看了看客厅的落地钟。落地钟上,时针指向午夜一时。

汤良说我们吃完晚饭后,苏可可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那位朋友出了车祸,她去看望了。而他看见我已醉了,便先送我回来。

汤良又说:“对不起,我一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那一刻,我竟然没有生气的理由。我望着汤良,突然想起苏可可说:“……你还对别的男人动过心吗?你不想有情人吗?”的话,不禁面红耳赤。

汤良见状,一把抱住了我……

那天晚上,苏可可一直没有回来。

我托汤良代我谢谢苏可可接待,然后,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广州。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这一场石家庄交换游,使我拥有了一个秘密,那就是,我和汤良,后来成为情人。

我们在电话、视频聊天中甜言蜜语,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康生的。那段时间,我即兴奋又提心吊胆,而越是这样,对汤良的感情越是不能自制。

我想,我爱上汤良了吧?

是的,那时,我的心里,只有汤良。而康生,或许因为太忙了,他竟一直没有察觉我的变化。

汤良在我回到广州的一个月后,来到了广州。他同样以交换游一族的身份,取得了康生的信任。但是,他隐瞒了他也到过石家庄的情况。

康生说:“既然苏可可接待了你,现在她的表哥来了,我们就应该好好接待人家吧。”

我对汤良的谎话颇为担心,可是,汤良告诉我,他已经把我和他的情况对苏可可说了,苏可可表示,她会帮我保守秘密的。

不知道为什么,汤良的这一番话,使我突然对苏可可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快被汤良的温和体贴覆盖了。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由于康生的工作一直很忙,甚至经常半夜才回家,所以,汤良在广州的一周里,我的家,成了我和汤良偷情的地方。康生没有回家之前,汤良像一个贪吃的孩子,在原本属于康生的位置上,在我和康生的大床上一遍遍地把我“吃”了;康生回来时,我和汤良则规规矩距地拉开距离说话……

这种情形,刺激惊险,使我欲罢不能,但又深感负疚。

我说的负疚,是针对康生来说的。是的,康生对我,真的无比信任,甚至有一次,康生还问我,是否要买些广东特产让汤良带回去?我只能支吾以对。

终于,一个星期后,汤良要返程了。

康生需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只有我送汤良到机场。

在机场,汤良突然递给我一个大信封,说:“既然只有你送我,那么,我就提前给你这封信吧。看完信里的内容后,记得往我的账户上打五万元。”说完,汤良一脸神秘地笑着。

我莫名其妙地打开信封。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信封里有一叠照片,竟是我和汤良在我家卧室床上拍的亲热照,还有在石家庄苏可可家卧室里的亲热照!

我大吃一惊,既愤怒又惊慌,问汤良到底是怎么回事?

汤良说:“本来可可让我早就寄给你的,但是,我还没玩够,所以,就拖到了现在。不过,看见你老公那么爱你,我想,我还是放手吧。”

汤良一脸的遗憾和惋惜,口吻竟是那么的无耻。

我颤抖着双手,问他:“苏可可是你什么人?”

汤良耸耸肩:“不是什么人,就是一般情人罢,她有好几个情人,我也一样。”

我的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原来,苏可可和汤良,竟用交换游的方式,来设计陷害了我。可是,如果我对康生的爱始终如一,如果我的思想不那么虚荣,我会落入他们的圈套吗?

汤良上了飞机。走前,他丢下一句话:“如果你还想要你的婚姻,你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往我的账户汇五万元。如果不想要你的婚姻,没关系,我会把这些照片放到网上,也发到你老公的邮箱里。”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我拿着那叠照片,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是的,我根本就没有反击的能力,不仅因为是我先背叛了康生,还因为,汤良交给我的那些照片中,只有我清晰的裸体照片,至于那些和汤良紧紧拥抱的镜头,汤良的脸,自始至终是没有露出来的,一切,都是他事先做好的。

但是,我唯一可以做的,是不能让汤良和苏可可诈骗成功。

于是,我一咬牙,把一切都告诉了康生。

康生说他无法原谅我,他痛哭着非要离婚。

我羞愧地从康生的视线中消失了。

现在,我仍然单身,唯一能恨的是自己,是当初的不安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道阴影。。。

——END——

原创文章作者:工棚里的原始欲望,如若转载,请注明来自百香果号:https://www.huangjinbaixiangguo.com/article/152217.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8月25日 23:11
下一篇 2022年8月26日 09:55

网友常看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